还有久米旅团8000人在两翼支援,合计一万五千人

上有老下有下的风月因为工作生活的原因,一直以来都不是个能疯狂码字的人,存稿因为暑假上架之前的一月已经被消耗殆尽,风月在那个月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变故,那个月风月整整瘦了二十斤,整夜整夜的睡不着,当然,事情已经过去,曾经的风月再次归来,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。
 
    
    有什么比死亡更容易?但又有什么比做出死亡的决定更艰难?刘浪能感觉到身边这个大胡子眼中浓浓的死意,这是个极重感情的汉子,做为一个很纯粹军人的刘浪很喜欢看到这样的同类。
 
    微微一笑,刘浪指着远方灯火辉煌的日方司令部轻声说道:“没你们想的那么艰难,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。”
 
    现在的迟大奎不明白什么是帝国主义,他只是听懂了,他的长官并没有把拥有着一个满员直属中队的小鬼子放在眼里。
 
    那种超乎寻常的自信,竟然让他生出一种错觉,胜利,唾手可得。
 
    十几年后,迟大奎带着麾下的大军垮过东北那条著名的江河,指着拥有飞机大炮坦克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傲然说道:司令员说过,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。”
 
    当这句话被人民日报以最醒目的方式放在头版头条时,某位已经功成名就的人民英雄差点儿没一个踉跄摔破头。
 
    好不容易盗版一下你咋还大张旗鼓的当自己是正版呢?太祖他老人家找咱收版权费你给啊!
 
    不管怎么说,刘浪这句盗版整的气势挺足,把士兵们搞得士气很高涨,觉得长官是一定有办法搞定日军指挥部的。
 
    办法当然是必须有,如果给刘浪一个选择,他宁愿弄个单兵火箭筒,或者架上一门炮,几百米外轰他娘的,以他以前打炮的水准,保准没跑,能把小鬼子的头头脑脑们一锅端。
 
    可现在,他只有二十八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外加十二杆三八大盖,以及不到一千发的子弹和十八个手雷,这都还是那几个倒霉的小鬼子很节约的结果。
 
    “命令弟兄们原地休息,等我命令。”刘浪暂时先下了这样一道令人摸不着头绪的命令。
 
    在距离敌人指挥部不到五百米的位置潜伏,对任何人来说,都是煎熬。
 
    可是,国军大爷们要到凌晨一点左右才会卯足了力气反攻啊!刘浪拿着从日军军曹那里顺过来的怀表,默默数着时间。
 
    刘浪的眼神很好,但他也看不到对面那座灯火通明的小楼里有没有他想要的大鱼。
 
    其实下已经给了你整整两天时间,不仅让师团炮兵联队全力配合,还有久米旅团8000人在两翼支援,合计一万五千人的帝国士兵,可你给了我们什么?两天时间,你和你的士兵前进了几公里?又歼灭了多少支那人?你能告诉我吗?”矮胖军官用力一拍桌子,指着低着头躬着腰的大佐大骂。
 
    “是,是,请参谋长阁下放心,明天一早我们第七联队官兵将会全力向可恶的支那老鼠进攻。”林大八大佐满头大汗,连声保证。
 
    “哟西,林君,我来之前已经给师团长阁下保证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矮胖军官深深的看了身前毕恭毕敬的大佐一眼,脸上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是,是,在下保证明天会把帝国军旗插在支那将军的尸体上。”林大八大佐听此一说,心里暗松了一口气,适时的抬起头给了矮胖军官一个灿烂而谄媚的笑。
 
    矮胖军官满意的笑了笑,抬脚便离开了办公室。
 
    如果刘浪在这里,一定会觉得自己真的是踩了狗屎了,狗屎运。
 
    军官肩膀上黄色肩章正中那颗闪耀的银星分明是告诉他,那是一名将军。
 
    日军少将,旅团长亦或是师团参谋长一级的角色。
 
    一条好大的鱼。